365bet体坛即时比分
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» 实验文化 » 美文鉴赏
【散文欣赏】故乡的河
 浏览次数:   字号:[]  [我要打印][关闭] 视力保护色:

故乡的“甘溪河”,是甘溪村人的母亲河,正如“南明河”之于贵阳人,意义或许更甚。甘溪河,造就了“甘溪村”这个久存千年的故土村庄。故乡人常将“甘溪”简写成“干溪”,他们常说,“甘溪甘溪,遇旱就干...”,确实,久晴之季,河流极易干枯,“干溪”极尽描述。诚然,但我常想,“甘溪”寓意“甘甜的溪水”或许更为名副其实吧?

甘溪河河面不宽,估摸只有六七米,加上河滩,也不过二十余米。终年流水潺潺,奔腾不息,欢奏着清脆的乐声,拍打出跳跃的音符,为勤劳善良的村民提供着繁衍生息的福地。印象中,甘溪河如慈祥安宁的母亲,默默注视着我们的成长。她美丽飘逸,如神奇的丝带绕过古色古香的村庄;她慈祥安宁,无声无息的倾囊付出哺育子民;她养育众生,鱼虾蟹蛇虫游弋其间;她深沉包容,将一切污物化腐朽为神奇...母亲河,给予我太多温馨美好的记忆。忘不了岸边涌出的甘甜清泉,忘不了河底圆溜溜的鹅卵石,忘不了石板下顽皮而警觉的岩巴鱼,忘不了夹缝中静悄悄匍匐的螃蟹,忘不了潇洒灵活的小水蛇,忘不了河滩上盛开的刺梨花,忘不了穿梭花丛的萤火虫,忘不了游泳捉鱼、拦虾摸蟹、玩沙磨粉、寻觅鸭蛋的青春年少...

母亲河的四季都是美丽的。春来,滚滚春雷唤醒大地,河滩枯树逢春,吐露出翠绿的新芽,沉寂的母亲河借着春雨骤然发力,迎来涨水复苏的好时机。河水由小变大,由澄清变泥黄,慢慢爬上河滩,淹没草地和灌木,如怒吼的雄狮,奔涌而下。此时的母亲河是令人敬畏的,但敬畏的同时,也为我们送来欣喜。搁置半年已久的“竹舀子”又可披挂上阵了(秋冬不捕鱼,一般为春夏两季)。“竹舀子”是我们土家族人捕鱼的常用工具。前端由竹篾编制,扁圆桶状,后端连着长而粗的竹竿。父亲扛着它,我和哥哥提着桶紧跟其后。寻找好捞鱼的好地点,父亲一面示意远离河岸,一边慢慢将“竹舀子”伸入靠岸的洪流当中,稳定片刻后,父亲逐节收网,大小不一的河鱼收入囊中。白漂鱼、鲤鱼、鲫鱼、岩巴鱼...,当然也有不讨喜的水蝎子。回到家,父亲将鱼开膛破肚,清洗干净,母亲或就着洋芋丝、面粉油炸,或煮面条煲鱼汤,都是绝佳美味。

夏季,母亲河是村里人去凉解暑的宝地,更是小孩子的游乐天地。岸边,凉风阵阵;水中,凉气悠悠。干活回家的人们第一件事总是直奔河中走几圈,或清洗身上的泥土,或以水浇去久存的燥热和疲乏。河塘里面,一群天真烂漫的少年打水嬉戏。“扑通”“扑通”,几个水猛子扎下去,瞬间不见踪影。生与斯,长于斯,打小我们在摸索中学会了游泳,在岸边岩洞中与抽拉皮带抓娃回家的长辈们斗智斗勇...游泳闲暇,抑或于河岸崖壁上摘几坨“秤砣泡儿”,红肉白芯,淡淡清甜,抵御一下体力消耗许久后的饥饿;抑或躺在平坦的沙滩上,闭上眼睛享受难得的日光浴;抑或寻些鹅卵石或可轻松敲成河沙的石块磨粉,捎回家洒在花盆里装饰玩乐的小天地。

秋日,河中涨水的次数极少,但河流被大雾笼罩却是常事。清晨,白色的浓雾自河面腾起,如出浴的美人薄纱遮面,朦胧之中透着仙气,别具韵味。但久晴少雨的季节,河水也极易干枯,像被干渴的龙吸干一样,水慢慢消失,露出白青色的河床;岸边的水草也应季而逝,由青转黄,徒留一片萧瑟。翻开半干枯的石板,藏身许久的螃蟹无处遁形,伸出大拇指牢牢按住螃蟹的外壳,食指直抵螃蟹的肚子,可轻松将其擒获。待回家放几滴油养24小时,让河蟹吐净泥沙,开壳清洗,粘上干淀粉后中火炸到表皮金黄酥脆,还有鲜嫩的河蟹豆腐汤...;河滩上,金黄色的小灯笼缀满了刺梨树枝头枝,散发诱人的气息,摘下去刺,挖空塞糖,风干去水,亦是美味。

入冬以后,河风大,寒气逼人。水量小而浅,一片孤寂。河底的青苔入冬老化,吐尽最后的气息,变为酱色,一缕缕顺水萧瑟而下。此时的青苔是最让人生厌的,黏糊糊的粘在清洗中的衣物上,极难去尽。尽管如此,大家依然习惯了于河中清洗衣物和拖把,习惯了在河岸驻足停留。熟悉而亲切的槌棒击打衣服的声音,伴随着潺潺的流水声,划破了冬日的孤寂,驱赶着留守村庄长辈们的寂寞。

哦,故乡的河,难忘的母亲河,你流过了我的青春年少,也流入了我生命的记忆长河。无论我走到哪里,都忘不了你熟悉的倩影,温暖的付出和馈赠之物的甘甜...


上一篇:
下一篇:

相关信息